南通政府网站| 市委人才工作网| 网上村村通| 市委老干部工作网| 编制工作网
通知公告 更多》

部长信箱:bz@ntdj.gov.cn

干部监督信箱:jd@ntdj.gov.cn

领导人才举荐信箱:rc@ntdj.gov.cn

用户:

密码:

本站搜索

网站统计

访问总数:

充分认识和发挥人民民主的全过程优势

发布时间: 2019-11-27 信息来源:党建网 字体:[ ]

2019年11月2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上海长宁区虹桥街道古北市民中心考察社区治理和服务情况,看到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法律草案意见建议征询会,强调“我们走的是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全过程的民主”是从基层社区管中窥豹、以点见面对中国式民主的高度肯定和科学概括,它在程序、内容、层级、主体和治理等五个方面的呈现具有显著优势。

注重形式程序的闭路循环

民主是讲究程序的。社区法律草案意见建议征询会正是强调所有的重大立法决策都要依照程序产生。这里的程序是要求注重“立法决策之前”“立法决策之中”“立法决策之后”形成一个闭路循环:“立法决策之前”要进行调研、听证、议题设定等;“立法决策之中”要进行协商、对话、方案选择等;“立法决策之后”要进行评估、问责、执行调整等。我们强调协商要在决策之前、之中和之后都充分体现,形式程序要环环相扣,缺一不可。

此外,从今年9月1日起施行的《重大行政决策程序暂行条例》也可以看出全过程的民主注重这种闭路循环,该条例第6条强调“作出重大行政决策应当遵循民主决策原则,充分听取各方面意见,保障人民群众通过多种途径和形式参与决策”。不少政策都是因为没有事前让人民参与,如少数地方的PX项目上马时公民没有知情权、参与权,导致项目最终搁浅。因此,立法决策等民主活动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全过程性和闭环性。

强调实质内容的全面有序

党的十九大将中国式民主从“四个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和监督民主增加为“五大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和监督民主,这鲜明体现了全过程的民主强调横向上内容的全面性,充分发挥人民在各个方面的民主权利。我们所重视的“独特的、独有的、独到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就是这种内容全面显著优势的体现,也就是通过协商、谈判、对话来实现社会意愿和需求的最大公约数,全国政协的“双周协商座谈会”就是很好的例子。

而且选举、协商、决策、管理和监督“五个动作”在国家的不同时期的侧重点是不同的,“五个动作”的排序呈现一种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特点。这也与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13个显著优势中第2个显著优势即“坚持人民当家作主,发展人民民主,密切联系群众,紧紧依靠人民推动国家发展的显著优势”相契合。

提倡不同层级的上下联动

人民民主的全过程从纵向上来看体现在国家层面、地方层面和基层层面的民主活动是上下联动的,既能接天线举全国之力办大事,又能接地气因地因时制宜:国家层面有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地方层面有各级地方政府的立法决策、基层层面有城乡社区自治。正是这种上下联动,避免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等困境。

此外,这种上下联动还体现在中国民主和治理有“试点”机制。一项法律政策可以先在地方和基层进行试验,以观效果,如果效果良好就可以推而广之,如果效果不佳则应进行适度调整。如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就是先在北京、山西、浙江进行试点,中共中央办公厅2016年11月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三省市设立各级监察委员会,从体制机制、制度建设上先行先试、探索实践,为在全国推开积累经验。2017年11月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

强化各类主体的关系耦合

立法决策很好地体现了全过程的民主中各类主体的关系和作用。按照社会学的“过程——事件分析”方法,在立法决策这一事件中,党委、政府、社会、公众、专家等不同主体都要参与到相关过程中,而目前中国的立法决策已经形成了“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专家论证”的模式,强化不同主体各司其职、各尽其能。同时,民主实践中的“两代表一委员联系群众制度”也很好地体现了党、人大、政协之间的通力合作,充分发挥了党代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作用。比如,在社会协同方面,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评价一个国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主要看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全体人民能否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人民群众能否畅通表达利益要求,社会各方面能否有效参与国家政治生活,国家决策能否实现科学化、民主化,各方面人才能否通过公平竞争进入国家领导和管理体系,执政党能否依照宪法法律规定实现对国家事务的领导,权力运用能否得到有效制约和监督”,把社会各方面对国家政治生活的有效参与作为评价国家政治制度民主程度的重要标准之一。这也是提出的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应有之义,基层治理体系主要就是指基层治理主体之间的关系,所以,基层治理体系现代化就是要强化不同治理主体能够发挥各自作用,达到耦合效果,各基层社区的“党政群协商共治平台”就是很好例证。

彰显国家治理的良好成效

人民民主的全过程不是仅仅在字面上只重过程不重结果,更是彰显治理得更好,达到“善治”效果。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讲话提出的评价一个国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八个能否”标准,包括“国家决策能否实现科学化、民主化”。

同时,公共决策是现代国家治理的重要活动,能够很好地反映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情况。从古北市民中心、枫桥经验等实际治理效果就能看出全过程的民主在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显著优势:通过民主集中制,发挥各方主体的作用和优势,实现系统治理;通过党规、国法、民约,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实现依法治理;通过社区自治服务,满足人民需求和纠纷化解,实现源头治理;通过自治、法治和德治等手段,实现综合治理。